江东_红尽时

雷安!!!!!「咆哮」

「百夜夜雨」其中的一格,这个吞画的我一本满足,本来还在prpr 舔的时候@寒露 让我一秒破功hhhhhhhhhhhhhhhhh你他妈就是想笑死老子哈哈哈哈哈哈嗝,p2有惊喜,社会我吞哥hhhhhhh

自己画的彩图少的可怜))。堆一起了)))))。

心理测试。
原梗出自电视剧「深海利剑」27集,有改动
「摸鱼放松_(´ཀ`」 ∠)_」

百夜夜雨 选段+短漫 初宣

主 #酒茨#
副cp未定[主要是咸鱼写手还没写正剧]

[写手]曲:今日一时兴起,脑补了一段超级帅气的剧情。私心很喜欢便给自家画手下套让她画了这个并不容易画的脑洞。在此先给自己亲爱的捏捏肩,辛苦了~
因为我们是第一次合作,所以想将这部分内容保留下来,做成小料/无料,来纪念此次痛不欲生的赶稿肝稿改稿_(:з」∠)_。
在此特发此宣,整理一下有多少人想要这本来自两条咸鱼的产出。至于最终是小料/无料,要看我俩是否爆肝超页…以及经费问题,毕竟学生党,并无太多闲财,请诸位见谅。
【以下是废稿,仅做留念】
【严禁盗用挪用,以及商业行为】
[至于百夜夜雨正文…tan90不存在的哈哈哈哈哈哈←被打死]

[画手]我:这三张是废稿以后会有改动…因为想做无料宣传所以打上tag ,暂时没出现酒茨抱歉打扰。另外等自家写手码字中@寒露 

破戒

夜青,手书脑洞:僧人死后化为青坊主,依旧沿袭生前习惯和信仰,每日去破庙诵经。一日青坊主在寺庙旁的桃花林散步,忽然一阵风卷来浓浓的血腥味,他趋步向前,便看见夜叉在食妇人的躯体,肠子往外翻了一地。他禅杖一扬,生理厌恶让他本能的攻击,夜叉却轻松的闪到了一边,抬眼看了一下青坊主,骂到:「本大爷早把她弄死得透透的,你现在救她也晚了。」青坊主不看夜叉,一浪浪的腥臭搅得他难受,他道「人死可以超度。」夜叉觉得这句话可笑至极,他用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度注视着青坊主说「现在阴阳颠倒,百鬼夜行,城里乱成一团,你不去外面行善事,却偏偏躲在破庙里诵经?」青坊主道「我不行杀生之事。」
夜叉笑的更甚,完毕,他道「佛门之事,皆是妄言。」语气里全是嘲讽。
可是青坊主执拗,最后硬是拖着妇人的尸身超度去了。焚香,念经,入殓,做完一系列工作后他如往日一样跪在佛祖脚下。
郊外,细雨,桃花,破庙,棺材,哭丧的人。
哭声渐行渐远,淹没在花香之中,佛堂又清净,青坊主与佛同在。
又是细雨,桃花,破庙,棺材,哭丧的人。「又是丧了亲的可怜人。」青坊主眉头皱皱,最近佛堂有些吵闹了。
哭声渐行渐远,却又峰回路转----这两天送丧的人有些多啊。
青坊主起身---从昨天到今天送丧队有四队了,平日几年也不会见,为何…
他起身往送棺的方向走去,进了城里。
那里是百鬼的盛宴。
人的肢体零零碎碎的撒了一地,裸露的肌肉欢腾的跳着,血管也在兴风作浪,一下下抽动。鲜血浸在土里,和成湿湿嗒嗒的泥,调皮的拖住了逃跑的人得脚。血腥味在此起彼伏的唱歌,一声比一声尖锐,敲打活人的耳膜,又针扎一样扎进了大脑。
青坊主知道桃花那种欲说还休的绯红,在因春雨起得薄雾中那种隐隐约约的样子。他却不曾知道肉与骨的碰撞,牙齿与肌肉摩擦带来的死亡的红色竟然是这个样子。
「舍得出来了?」夜叉晃晃悠悠的出现。
「你做的?」握着禅杖的手颤抖。
「嘿,天地良心啊,本大爷也是闻着味儿来的,一进来就这样了,我身为恶鬼也只是平日吃人消遣,哪用得着杀这么多人,多累啊。」
青坊主头低着,草帽遮住了他大半张脸,只能看到紧抿的嘴唇,手握成拳,指节发白。夜叉看了更觉好笑,压低了身子在青坊主耳边吹气,愉悦地说道「不过本大爷倒是知道,是谁干的。」
语毕,一声绵长的,尖锐凄惨的叫声横冲直撞了过来,随之出现的,是全身赤裸的女鬼,她的肚子上破了一个大洞,里面没有肠子。她抓起地上死尸的头,送进嘴里一口口撕咬,糜烂的肉穿过食道,从破洞的肚子里滚出来。
那女鬼看了看烂肉,看了看破了的肚子,撕心裂肺的哀嚎。
青坊主只觉得浑身血液降到冰点,脑子一阵嗡响,几乎看不清眼前。
「是不是,很眼熟啊~」夜叉嘴裂开了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那个杀人如麻的女鬼,是青坊主前不久超度念经的死尸。
「诶呀呀,早说了你不听~你早就变成鬼了大师,身上有妖的气息,那婆娘本来莫名被本大爷所杀,心中仇恨郁结,又遇上了你这强大的妖气,当然化成恶鬼!她肠子被我撕了,变鬼后觉得少了一块肉,当然会找活人填充!一个不行,那就两个~」
夜叉蹲下,看着跪在地上颤抖不止的大师,缓缓的,轻轻的捧起了他的脸,掰着他的头强迫他看向那一片片的嫣红。他缓缓地,轻轻地,像怕吓到青坊主一样,道「两个不行,那就全部。」
一瞬间,青坊主的理智全线崩塌,他无助的跪在血泊里,十指扎进腥臭的泥里,他想放声大哭,却又没有立场哭,只能转变为断断续续的呜咽。

我错了么
错了么
佛门清净,只想一心向善
阴阳颠倒
百鬼夜行
佛不让杀生,便不能杀生
故幽闭桃林,独善其身
我佛慈悲,渡能渡之人
吾虽化鬼,却心澄如镜
佛道吾道
如今您却不让吾随「道」
此间祸事
因吾而起
杀人之事
与吾有关
破戒
您又让吾如何
鬼不能行「道」


吾错了么。


他脑子混混沌沌,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,那女鬼见又有活物可以填肚子,嗖的一下冲到了青坊主面前,却被夜叉一把掐住了脖子,咔咔两声,头便耷拉下来,口水顺着嘴角滴滴答答的流。

夜叉厌恶的把女鬼摔在地上,清脆的骨骼交错声迸发出来。那女鬼已经被夜叉捏成残废,只能看着青坊主哆哆嗦嗦的喘气,手脚在烂泥里朝青坊主的方向扒拉着。

夜叉居高临下的看着青坊主,戏谑道
「佛门之事,皆是妄言。」

数日后,桃林已不见大师踪影,城中多了一个年轻人。
他头戴斗笠,黑色的斗篷上拉,遮住好看的脸,手中持着禅杖。

他开始杀生。

杀无故作乱的妖,就民于水火。

他又见到夜叉。

后者嘲讽他「大师终于是破戒了,你那狗屁的理论呢。」

青坊主道
「鬼魅横行,白骨遍野,佛家清净不过妄言。
我思索良久,终得其解。袈裟染血,禅杖伏魔,时之将至,归入凡事也。
悟法负青灯,破戒济苍生,以证禅心。」

后来

CP:羽明_【不喜勿喷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戈壁之上,风沙漫漫。

几十个士兵包围着一个青年,包围圈越来越小。

“荆天明——”十五米开外,一个将军样子,神色有些颓然的人叫住青年,语气轻蔑,嘴角挂着嘲讽。

“项羽已经兵败,他的部下死的死降的降,你还在坚持什么?”

青年默然,右腿却向后撤去,身体前倾,手已经按住了剑,看样子蓄势待发。

将军接着说到:“张先生念你是故友,特意请主公留条命给你,你可不要自寻死路。”

“故友?”天明拔高了语调:“他就是这么对待故友的!?”

自楚汉逐鹿以来,张良便步步紧逼,层出险棋,大有杀之而后快之感。天明重情重义,自然不会理解什么叫“成大事者,切勿有妇人之仁。”这点少羽和他一样,所以才几次三番手下留情,错失良机,气的范增吐血三升。

想到少羽,天明心里一阵阵绞痛,像拿钩子一点点剜开。“我倒是觉得———”他突然发难,拿着剑直冲过去,白光一闪,瞬间砍掉了五个兵的脑袋。“———倒是那家伙!一直在顾及旧情!!”他用余光扫视一圈,活着的兵都面色发白,下意识后退。

那个青年,已今非昔比。

“墨家不是主张兼爱非攻的么?巨子大人?”

天明咬牙,厌恶的瞪向将军:“我早就不是了。”

从项羽起兵那天起,就不是了。

将军挑眉,显然有些惊讶,这才看清天明手中的武器不是非攻不是墨眉,只是一把普通的剑。

竟为了他放弃了墨家么——有点意思。

玩心大起,将军挥了挥手,调来更多兵将天明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住:“一把普通的剑就有这么大的威力么?看来不能太小看你。”

天明看着那些害怕却也无法后退的兵,阴沉的脸色几乎能滴水——这么多人,就算可以突围出去,那个韩信,也不好对付。用力握了握剑柄,骨节发白。

喂小子,你大哥马上去找你。

暴呵一声,天明足间点地,直扑敌人面门。刹那,眼前的兵就没了半个脑袋,红黄色的浆汁混着腥臭炸开,糊了旁边的兵一脸,那人瞬间被恶心得没了战斗力。

来不及犹豫,他手腕一翻,刺向准备偷袭的人,把前后两个兵串了个葫芦,再双手握住剑柄,大力一甩,又砸趴下三个人。

天明不断重复着动作,可来人似乎越来越多,苍蝇一样轰都轰不走。“刘邦的兵都不要钱的么!!?”这样想着,手上的动作却不敢慢下来,机械式的重复。到了最后,天明只觉得被血腥味冲的发昏,脑子里嗡嗡作响,却有一个声音叫嚣着不让他倒下:杀一个就算赚一个!!为那家伙出气——!

垓下——那个白痴!怎么就中了韩信的计——那个白痴!!!

不远处的韩信皱眉看着这一切——为了抓一个人损了这么多兵没法交代啊——不能再玩下去了。

他挥手向士兵发了个指令,在内圈的人潮水一样散去,只留下最外圈拿着弓弩的兵。而天明此时的体力已达到极限,握住剑的手正微微颤抖。

结束了。

突然间想笑啊,是不是可以再看到你了。

“荆天明——!这是最后一次机会!你肯不肯降?”

抬头看向韩信,天明此时却面色平静,一扫之前的阴霾:“降?怎么可能,你见过有大哥丢下自己小弟的嘛?”

话音刚落,一个箭矢擦着天明的脑袋边飞过,被他险险躲过。接下来,接二连三的箭破空飞过,他拿着剑挡住了一些,却阻止不了千百支箭在空中炸开,又直直刺穿胸口和腿骨。

痛,撕心的痛。视线开始模糊,思绪却飘向很远很远。

那天,身穿七海蛟龙甲的青年策马跃到他身边,看着他的眼神极度的温柔,他对他说:“等你大哥平定天下就来接你。”

侠道和王道本就不同,少羽知道不能强求墨家协助他,因为他们处于纷争之外。

那天,他惊讶的看到他到军营里找他,却是褪去了巨子的装扮,正笑得没心没肺。

“诶呀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于心不忍呀~”

墨家一直求一片传说中的乐土,可是经历了从春秋到现在几百年,又找到了多少呢。那时的天明已经明白,只有天下统一,身处治世才有可能。那么那个可以开创万里河山的人,他相信是少羽。

血一滴一滴,顺着手臂流下,坠落在地,炸开一片片的花。

朦胧中他看到有人伸手抱住了他,天明勾了下嘴角,竟然一片安心。

那天他跑到乌江,看着涛涛的江水绝望——为什么到那种时候还死要面子,要是渡过去,一切就都有可能啊。

他相信少羽,即使是现在。

他抬头看相抱住自己的人,笑着说了句:“我相信你啊。”

一直都相信。